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万人嫌死后太子追悔莫及 > 第12章 落水(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o.com】,精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纪云川做了个梦。

    梦中的自己被困在了一个装满水的箱子里,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捶打箱子都难以逃离。

    他不会水,在这样的地方本该是很快便死去的。

    但不知为何,他在这箱子里一直一直窒息,却无论如何也死不了。

    也逃不开。

    “明川,明川?纪云川?”

    明珠的声音响在纪云川的耳畔,从朦朦胧胧到最后的清晰无比。

    在这样的呼唤声中,他醒过来了。

    睁开眼瞬间,他仿佛还能感觉到溺水时候那让人窒息的感觉。眼前光亮也让他在睁眼瞬间有些恍惚,身旁明显高兴的说话声闹哄哄的,他的耳朵也轰轰的响。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恢复了清明来,耳朵里听见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

    随后,他听见床旁的明珠突然唤了一声:“殿下,明川醒了。”

    纪云川听到这话的时候脊背一僵,闭了闭眼才转头朝床旁看去,见纪羽真的来了,便想着起身见见对方以免被抓了把柄。

    可纪羽却比他还要快一些,上前来便死死按住他的肩膀,直将他按回了床上。那双狼一样的眼睛直盯着他看,眼中带着狠厉与探究,小一会才嗤笑一声,说:“孤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连李更衣都招惹上了。”

    这样的问话让纪云川本要放松下来的身体又一次紧绷,别开眼后冷冷道:“不过从前旧事,殿下不必多管。”

    这话多少有些酸,可纪羽却很是受用,舒服得眯起眼来打量着满脸病态的纪云川,往对方床上一坐,便要去牵他的手。

    纪云川被纪羽的动作惊得连忙将手缩进去,明明是很平常的躲避,可在纪羽看来却像是纪云川在忤逆自己。这样的想法让纪羽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后冷哼一声,更是不容反抗地去抓纪云川的手,满意地将人的手抓着才算是将这事揭过去。

    这样的行为让纪云川不解,他更不解纪羽一直以来的逻辑,反正同一件事纪云川想做便是不行,纪羽想做便无论如何都要强求于他。若是这件事纪羽本不喜欢,但纪云川也不肯,纪羽便是自己不喜欢也要争一口气,抓着纪云川强迫他接受。

    这样很怪,纪云川难以理解,却也没有能力去拒绝纪羽。

    如今他被纪羽困在身边,若想要不被纪羽咬一口,想从前好友、亲近之人都能保住性命,便只能听纪羽的。

    偶尔反抗对纪羽来说兴许只是小打小闹,但若是拒绝得狠了,怕是不仅仅他一个人要遭殃。

    “李更衣推你这事儿孤原本懒得管,你落水变得那般狼狈叫孤看得也是高兴。但李更衣挑衅东宫却是摆在面前的事儿,孤便勉为其难叫人教训她一顿。”纪羽说着这话,瞥了纪云川一眼,又补上一句,“孤不是为了你,莫要自作多情。”

    纪云川本也没有那般想,都说打狗还看主人,李更衣这般行为,在纪羽眼中绝对是在挑衅东宫的。所以无论如何纪羽这边的人都会去找李更衣的麻烦,他明知这一点,为什么还要去想纪羽是为了自己。

    到底是谁在自作多情?

    纪云川别开眼没说话,纪羽也懒得管纪云川想什么,只深深看他一眼,提起自己原先的打算;“原本还想着等开春了带你去看看贵妃做的好事,可惜你今日落了水,这事儿便只能往后推了。”

    看看贵妃做的好事?

    纪云川眉头微皱,想着徐贵妃究竟做过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可这样的表情却叫纪羽误以为他是不服气,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被纪羽掐住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

    “你这什么表情?不高兴孤这般提起贵妃?孤还不高兴贵妃给母后下药呢。”纪羽冷笑一声,一双眼直瞪着纪云川,其中盈满狠厉。

    “下药?”纪云川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眉心微蹙地吐出这两个字。

    纪羽见纪云川这副模样,也皱起眉来,掐他的力度越来越大,大得他忍不住小小挣扎了一下。而纪羽这回没因为他的挣扎而生气,只是眯起眼打量着他,问:“莫非你全然不知情?”

    纪云川冷静下来打量着纪羽,心中只想纪羽的话究竟有几分真,他说:“我娘不是那种人。”

    宫里是不兴喊娘的,一般不是喊母后、母妃,便是喊位分。至于娘这种称呼,只有外边的平头百姓才会喊。

    但纪云川很喜欢喊娘,被发现身份之前也在私底下喊过。记得徐贵妃起初是小小的惊了一下,后竟是红了眼眶,别过头去用帕子拭去眼泪。

    后来纪云川便很少这般喊徐贵妃,只如今他被贬为庶人,徐贵妃又不在了,他才在纪羽面前这般提起徐贵妃。

    纪羽听着纪云川的话,竟是不怒反笑,毕了又仔细打量他一番,笑道:“你真是天真。你不了解徐玥华,也不了解纪岫,你连你娘当初是如何进的东宫都不知道。”

    纪云川听得一头雾水,这些事儿他确实一直不知情。徐贵妃不提,他所有与当年有关的消息全都是来自于皇上。可依照纪羽这般说,想皇上与徐贵妃的当初并不似纪云川所想那般美好。

    “孤才懒得跟你细说,不过是些徐家姑娘心有所属,却被家里人逼着入东宫,本想与心上人私奔之际却听闻心上人死在柳家人手中的事儿。”纪羽说着这话,瞥了纪云川一眼,见他满脸都写着震惊方知对方原来连这事儿都不知道。

    “那为何要提起皇上,这事与皇上……”纪云川眉心微蹙着看纪羽,犹豫着问出了这话。

    纪羽冷笑:“柳家与徐家无仇无怨的,为何要对徐贵妃的心上人下手?柳家对那人出手,是皇上的授意。”

    这件事其实除夕那夜被纪羽拽着去见皇上的时候纪云川听纪羽提过,可当时他只当是纪羽拿来气一□□上的话。那时候皇上被气成那样,他想着用来气人的事儿能有几分真,没想到竟都是真的。

    纪云川伸手去推开纪羽掐着自己的那只手,竟是就这般被他推开了。随后他又撑着床让自己坐起身来,垂眸不知想了什么才抬眼朝纪羽看去,问:“所以……所以我娘便给皇后下毒?”

    纪羽见他这般,也没有阻止他坐起身来,只在听见他这话的时候嗤笑一声,说:“倒也不是因为这个,这只是让他们之间针锋相对了几年罢了。让徐玥华向母后下毒的……你记不记得,徐家有个庶出的姑娘,仁嘉二年选秀入的宫,你还小的时候她便被赐死了。”

    纪云川蹙眉回想了一会,记起那位小时候还抱过自己的小姨。此时他心中多少能猜到是什么情况,大约就是皇上想要徐贵妃给自己做妾,可前边拦着徐贵妃的心上人,皇上便用皇后母家的手将那心上人杀了,引得贵妃与皇后之间生了仇怨。而这仇怨之后便是无休无止的争斗,冤冤相报罢了。

    “孤也明白,冤冤相报何时了……但徐玥华千不该万不该给母后下毒,叫她如今得了疯病,只能被关在凤仪宫内成日疯疯癫癫的。”纪羽冷眼看着纪云川一副已然想明白一切的模样。

    “可皇后也杀了小姨。”纪云川眉心微蹙,他知道是冤冤相报,但皇后被下毒也不过是他们互相报复中的一环罢了,就连纪云川如今被纪羽当成宫女使唤,时不时被纪羽打骂羞辱,这都是互相报复的一环。

    纪羽深深看了纪云川一眼,嗤笑一声:“那是她咎由自取,她死有余辜。”

    纪云川被纪羽凑来瞪着自己那恶狠狠的眼神惊得心头一跳,他只望着纪羽的模样,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

    距离纪云川落水已经过了小一段时间,这中间他并不出门去,外边的事情一概不知。至于纪羽也一次也没到他这里来,所以李更衣那事究竟如何了,他也并不知晓。

    后来还是明珠过来看他的时候聊起了李更衣的事情,说是被以皇后的名义罚了一顿,但皇后早已不知外边的事,哪里能罚李更衣,自然是纪羽的意思。但也没罚得狠了,听说是前些日子纪羽与李全昌见了一面,二人不知谈了什么,最后只轻飘飘罚了李更衣一顿。

    虽说推了个宫女便罚宫妃多少有些不应该,可以皇后的名义来罚,能说她骄横跋扈,能说她连储君都没放在眼里。

    明珠与纪云川说着自己那日去看李更衣跪在凤仪宫外抄佛经时李更衣的模样,说李更衣脸色难看得不行,想心里也是气急的。

    纪云川点着头没多话,只在差不多的时候应上两句,但也不说多的,只附和明珠罢了。

    至于李更衣,纪云川想着有李全昌压着她,想来短时间内不会再因李更衣生出什么事端。

    至于他自己,两次出门都被人拦住,想来纪羽也会下令不叫他再随意离开东宫。

    是纪羽不肯给人越过自己对手下人出手的机会,也是一种变相的软禁。

    虽然对纪云川来说,被困宫墙之内本身就是一种软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