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扮乖 > 106:景召的“奸情”被发现(二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o.com】,精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景召开了车门,把商领领放下。

    她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我不要坐,我还要背。”

    景召握住她打着石膏的那只手,不让乱动:“我要开车。”

    她喝了酒,反应慢了很多拍,睁着眼呆了很久才松手:“哦。”

    景召帮她系好安全带,隔着衣服抓住她的左手,放到她前面:“手不要乱动。”

    袖子里面,她手上的石膏还没拆。

    “嗯嗯。”

    景召去主驾驶。

    她继续念动物世界的旁白,声音很小:“Molly一边照看着一岁大的幼崽,一边抓紧时间偷闲一下。大多数夜晚她要与姐妹们外出捕猎,为整个族群觅食,而头领Maude则负责保卫领土,为幼崽们的成长提供平安的环境。”

    景召听着她碎碎念。

    她到底看了多少遍动物世界,台词记得这么清楚。

    他刚把车钥匙插上,车外面有人叫他。

    “景召。”

    你说巧不巧,陈野渡的车就停在旁边,方路深也在车上。

    景召没有开车窗,侧着头看左边:“你们回去?”

    方路深故意一副很幽怨的口吻,实则在调侃人:“不回去干嘛?你又不跟我们约。”

    他往景召车上看,景召的副驾驶上坐了个姑娘,歪着头,看不到脸,脑袋一摇一晃(因为犯困)。

    此时的商领领,已经念到了狮群的外来危机,但车窗紧闭着,外面的人听不到她梦呓似的声音。

    “谁啊?”

    景召回答略敷衍:“租客。”

    方路深就喜欢看景召的热闹,手肘架在车窗上,兴致勃勃地往外瞧:“上次唐德打电话的那个?”他特别补充,“最近亲近过的那个?”

    景召就没见过方路深这么欠揍的警察,戴个眼镜,装他妈斯文。

    他懒得搭理,看了商领领一眼,见她还在跟瞌睡虫抵抗,念旁白的声音越来越弱。

    陈野渡是个厌世的性子,平时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今儿个也来掺上一脚。

    “不是堵车吗?”陈导丧丧地看着人,一副全世界都欠了他的表情,“你打飞滴过来的?”

    堵车这个梗,以后就是景召的黑点。

    谁让他平时自律得跟个神仙儿似的,没有半点可以让人拿来打趣玩笑的东西。

    “调侃够了?”景召用眼神警示两位好友,“差不多就行了。”

    他开车走了。

    方路深把车窗关上:“瞧见没,恼羞成怒了。”

    瞧见了,陈野渡也第一次见。

    方路深平时真不是个八卦的人,但景召的八卦他好奇得很:“你看到那姑娘的脸了吗?”

    陈野渡:“没有,后脑勺挺像景召钱包里的那个。”

    他们三个是留学时认识的,七年来,景召身边从未出现过异性,方路深兴致来了偶尔还会聊聊女孩子,陈野渡也有个一提就会情绪暴躁的小冤家,但景召的世界里就没有异性这种生物,他拒绝了所有的暧昧与示好。

    那个明悦兮就算了,景召对她没什么兴趣。

    就在前几天,陈野渡偶然看到过,景召的钱包夹层里有一张照片,是个女孩子的背影。

    陈野渡当时问他:“心上人?”

    他把照片抢回去,放回钱包里,没有狡辩,但也没有承认。

    陈野渡挺了解景召的,他是个很恋旧的人,干不出三心二意的事,认准了就不会变,所以估计是同一个人。

    “我手机忘拿了。”方路深说,“你等我几分钟。”

    方路深下了车,回松若轩拿手机。

    陈野渡在车里等,百无聊赖的时候点了根烟,但还是提不起劲儿,没抽两口,就那么夹着,风吹着,烟燃得很快,他在白茫茫的烟雾里不经意看到了一个身影,形单影只,孤零零坐在公交站旁的座位上。

    又是她,又是那件灰扑扑的棉衣。

    烟头在他走神的时候掉到了地上,他不自觉地开动了车,速度很慢,但离站牌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手机铃声响了,他才回过神来,停了车。

    方路深电话里问他:“你人呢?”

    他随便胡扯:“买咖啡。”

    “然后呢?”把他扔下?

    “堵车了。”

    又他妈堵车?

    OK,方路深懂了:“滚吧。”他办完案大老远从帝都过来就是个错误。

    陈野渡挂掉了电话,视线始终定格在一处,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目光渐渐变得情深温柔了。

    秦响有感应似的,突然回头,看到他的眼神之后,她站起来,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周自横。”

    陈野渡的目光骤然变了,阴阴冷冷的:“你叫我什么?”

    不是周自横。

    周自横就算是凶她,眼神也是温柔的。

    她改了口,呢喃声消散在风里:“陈野渡……”

    陈野渡下了车,走到她面前,眼神恨不得吃了她:“你刚刚叫我周自横。”

    又是周自横。

    她把刀捅进他父亲心脏之后,跑出来,满手是血地抱住他,他这一段的记忆很模糊,但他记得她哭着喊他自横。

    “自横。”

    “自横,你快走!”

    陈野渡讨厌她叫别人的名字,她都杀了他的父亲,怎么还能玩弄他,她没有资格。

    他拽住她的手,很用力:“周自横是谁?”

    秦响仰着头,目光半点也不躲:“你听错了。”

    陈野渡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经常出现幻觉,他的幻听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秦响的声音。

    他松手,将她推远:“你不是要补偿我吗?从下周起,周末到我家来。”

    “去你家做什么?”

    “你以为呢?”他总是冷着一双眼,言语上对她冷嘲热讽,“洗衣做饭,给我干活。”

    他态度很不好。

    当然不好,他们之间可是隔着一条人命。

    秦响好像很开心,目光炯炯有神:“好。”

    陈野渡上车,撇下她就走了。

    ------题外话------

    ****

    秦响这条线,放心,不狗血……想剧透,但我要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