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斩妖人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峰回路转处、别有洞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o.com】,精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峰回路转处、别有洞天

    那白猿一掌拍下,何长安根本来不及躲避,只好一拳印出去。

    ‘古拳法’被打过数十万遍后,已然成为何长安的身体本能,遇到险境时,想都不想,便是勇往直前的一拳。

    拳出如印,暗藏风雷。

    那白猿老脸微变,似乎没有料到眼前这个看着不起眼的人族,随手一拳,便有如此威势。

    它低吼一声,大掌在于拳印相撞之际,突然变掌为拳,硬生生接下何长安的那一拳。

    ‘嘭’的一声巨响,雪雾升腾,一大团雪雾将一猿、一人整个笼罩其中。

    两只拳头碰撞在一起,爆发的灵气翻滚,将方圆二三十丈以内的积雪,一扫而空,露出一滩鹅卵石。

    白的,黑的,青的,红中黛绿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何长安闷哼一声,猛的向后退出十余步,脚下如犁地一般,划出两条深沟,一双鹿皮靴子、以及膝盖以下的裤管,化为齑粉。

    他低头调息一下,向前跨出一步,迎面便是一拳。

    适才与白猿对撞,他只觉得自己的一拳实实在在打在山岳之上,有一种无力感,这让他心惊不已。

    但又有何妨?即便是面对真正的山岳,该出拳时,便是简简单单的一拳。

    无惧无畏,方能体味古拳法之真意。

    那白猿使劲站在原地,脸上露出拟人的古怪之色,眼看着何长安迎面击来的拳印,咧嘴一笑,怪笑连连,骤然也是一拳轰出。

    何长安的拳印不大,与自己的拳头差不多一样大小,自是讲究一口灵气收敛自如,不曾泄露一丝一毫,的确是古拳法之真意。

    而白猿的拳印,则大如磨盘,威猛绝伦,碎石裂地,裹挟一股森寒之杀气,自有一番威不可挡之势。

    何长安的拳法,求的是意。

    拳劲连绵,拳意不绝。

    白猿的拳法,则求的是一个猛,威猛刚烈,坚不可摧。

    两只拳印在空中迎上,悄无声息的相撞在一起。

    又是一声沉闷巨响,震耳欲聋,卷起大片的碎石、冰屑和雪雾,向四周迅速翻滚而去。

    少女阿染手提一柄银白色小飞剑,左手掐剑诀,右手虚握,捏着一张淡金色符箓,随时准备出手。

    她之前只是觉得,何长安的武夫品级不高,但底子打的很厚实,但总归只是一介粗鄙武夫。

    说穿了,就是觉得这家伙人还不错,就是修为太低。

    可现在看来,何长安与白猿的这两拳硬对硬,竟丝毫不落下风,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

    何长安一拳即出,便是连绵不绝的三拳、五拳,十拳、二十拳。

    一步一拳,越打越快。

    白猿丑不拉几的脸上,表情渐渐凝重起来,它一边挥拳,一边后退。

    何长安每打出一拳,前进一步。

    白猿则刚好相反,每出一拳,便要后退一步。

    一进一退,看的一旁观战的少女阿染一头雾水,实在看不出其中玄妙之处。

    她只是随时打算出手,先戳这老白猿一剑再说。

    正在激战中的何长安,却越打越是迟疑。

    这只老白猿,竟察觉‘古拳法’的玄妙之处,根本就不愿与何长安硬碰硬,这倒是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果然,能活到毛发都雪白的老猿,根本就是一个武学怪物!

    不过,何长安也不曾气馁,他已看出,这只白猿,其实只是试探自己的实力,并没有痛下辣手。

    否则,估计它已经开始硬碰硬,狂风暴雨般的压着他,一顿乱拳,足以捶的他何长安叫苦不迭。

    也就是说,他与这只白猿之间,尚存很大的境界差距。

    大约、便是他与张议潮之间的差距吧……

    打出去三十几拳,何长安突然纵身向后跃出,站稳脚跟,双手抱拳,躬身行礼道:“白猿前辈,小子何长安服了。”

    “啊,这就服了?”

    少女阿染有些不服气,明明是何长安大占上风,一直压着这只白毛老猴子打的,一拳打退一步,看着挺带劲的……

    咋就自动服输了?

    那只白猿咧嘴一笑,指着何长安的小腹……偏下些,作势握拳,挥舞数下。

    阿染不明觉厉,小脸露出一片茫然之色。

    何长安却心中一动,瞬间就明白过来,老白猿所指的,莫非是那柄古怪的‘小黑剑’?

    他瞅一眼白猿背上的那口剑鞘,微微点头,却没说什么。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即可。

    他与白猿之间,竟出现短暂的‘心有灵犀’——

    ‘白猿:你叫何长安?’

    ‘何长安:是的,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白猿:你不是已经知晓了?我就叫白猿啊。要不,你喊我白毛老猴子也行,反正就是一个称谓而已。’

    ‘何长安:晚辈不敢。’

    ‘白猿:你的剑胚已然成形,为何没有剑意?’

    ‘何长安:不知道,我从未正式拜过师父……’

    白猿微微点头,侧头沉思片刻,突然咧嘴一笑,指着少女阿染,口中发出‘吱吱吱’的一连串怪语。

    对于白猿的‘话’,何长安自然一句都听不懂,不过,他猜测,应该是想让自己支开阿染,想必是有隐秘之事,想要告知自己。

    “白猿前辈,这位阿染姑娘是我好朋友,人品没问题,尽管放心就是了。”何长安拱手说道。

    意思就很明白,但说无妨。

    白猿歪着头,上下再次仔细打量一番何长安,又转过头,盯着少女阿染,目光闪烁,似乎在思量、犹豫着什么。

    突然,白猿的身影倏忽一闪,从原地消失。

    然后,突兀出现在少女阿染身后,只是轻轻一掌,便将阿染拍晕过去。

    就算阿染出身修仙宗门,反应也算是机敏之极,但遇到白猿这样的‘世外高猿’,却还是根本就不够看,只一个闪面,就被打晕在地。

    何长安甚至都来不及劝阻。

    眼看阿染软倒,白猿伸出毛茸茸的长臂,将阿染拦腰提起,顺手便丢给何长安。

    然后,便在何长安一脸懵逼下,大踏步向东面山崖那边走去。

    横抱这少女阿染,何长安略一犹豫,便紧跟上去。

    白猿体型高大,但行动极为敏捷,往往一步跨出,便是十数丈,遇到山林、深涧、峭壁,也是毫不停歇,手脚并用,如履平地。

    何长安抱着一人,身形也毫不迟缓,远远落在白猿身后十七八丈外,紧追不舍。

    渐渐的,白猿加快脚步,似乎存了试探之意。

    何长安默默运起吐纳呼吸之法,搬运大小周天,同时,施展‘古拳法’走桩法门,速度提高不多,但贵在气息绵长、循环不止。

    如此这般,一猿一人,在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间,一前一后紧追不舍,犹如两道流矢,愈行愈远。

    终于,不见了。

    ……

    半个时辰后,白猿、何长安、阿染曾经打斗过的峡谷里,出现两个人。

    一名中年道人,一名中年道姑。

    二人身穿淡青色道士服饰,面容俊秀,唇红齿白,举手投足间,淡然除尘,自有一番世外高人风范。

    二人御剑而来,快若流星。

    抵达何长安、老白猿曾经打斗过的地方,他们从飞剑上一步跨下,面现凝重之色。

    “师兄,你说阿染这孩子,怎的如此大胆,竟敢偷偷溜出山门,还跟这些粗鄙武夫结交,真是太不像话了!”中年道姑面现忧色,柔声说道。

    “没事,她天生一股侠义之气,所结交之人,人品方面应该也不会太差。”

    中年道人口中虽如此说,但眼底的焦急和愠怒,还是流露出来一些,使得他清俊雅致的脸庞,显得有些冷峻。

    “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打斗,一人为武夫三品境巅峰修为,一人为武夫八品境初期。”

    “这就有些奇怪,武夫八品境初期修为,竟能在武夫三品境面前,连续打出三十二拳,就算对方有意想让,但也避免不了境界压制……”

    中年道士缓步走过,随口便将当时的打斗场面猜测个七七八八,便如他亲眼所见一般。

    “也许,只是切磋?”中年道姑秀眉微皱,轻声问道。

    “不对,两个人都是全力以赴。不过,都没有心存杀机而已。”中年道人负手而立,极目远眺东方山崖那边,沉吟不决。

    “而且,其中之一,身材高大,但又轻灵无比,显然是有什么天赋神通,难道……是那头老猿?”

    中年道人藏在袍袖之中的左手,连连掐诀,似在推演着什么。

    良久,他长叹一口气,摇头苦笑道:“被高人遮蔽了天机,根本就无法推演。

    不过,应该无咎。”

    中年道姑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师兄,要不要追上去一探究竟?”

    “罢了,”中年道人意兴阑珊,似乎有些倦意,“回去吧,阿染不会有事。”

    “而且,这也可能算是她的一桩大机缘,我们两口子追上去,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反倒不美。”

    中年道姑俏脸一红,跺脚娇嗔一句‘谁跟你两口子’,便一步踏上飞剑,‘嗖’的一声冲天而起,几个闪耀便远遁而去。

    中年道人捻须微笑。

    继而,哈哈大笑,脸上甚为得意,口中说道:“都两三百年了,还要遮遮掩掩的,也不怕师弟师妹们笑话。”

    说着话,他跃身而起,一脚踏上飞剑,激射向南方而去,大袖飘飘,恍如仙人。

    那里,便是真武山一带……

    ……

    却说何长安紧跟着白猿,在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间,一路向东而去,快速奔走将近一个时辰,进入一片古木茂密的原始森林。

    此地四面环山,皆为苍翠古木,高逾百丈,每一棵大树应该都在千年以上。

    甚至,他注意到在山谷正中位置,有五棵大柳树,高大树冠竟足有数百丈大小,犹如五顶远古华盖,围拢成一个大圈,似乎在守护着什么。

    外面白雪皑皑,北风凛冽。

    山谷之中,却温暖如春,遍地嫩草、弱花,还有一些麋鹿、獐兔、七彩锦鸡等温驯野兽,在密林之中漫步。

    它们见了白猿、何长安和阿染三人,也不惊恐,甚至,还探头探脑的张望着,似乎甚为好奇。

    何长安只看得啧啧称奇,感慨不已,觉得天工造物,简直不可思议。

    白猿一步跨入五棵大柳树树冠护持下的领地,便放缓身形,犹如回到自家庭院,漫步而行。

    何长安横抱这少女阿染,紧跟而上。

    一踏入大柳树树冠护持之地,他脚下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地方太过古怪,他的武夫八品境初期修为,似乎消失无踪,就连体内的灵气、浩然正气,也是荡然无存。

    ‘法阵?’

    何长安脸色平静,实际上心中甚为犹豫。

    老读书人经常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人要尽力而为,同时更要量力而行,方才算得上是‘中庸之道’。

    对于这个道理,何长安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基本的意思,还是搞明白了。

    这五棵大柳树,看似随意排布,没什么章法,但身处其中就会发现,此地竟然禁绝一切灵力、真气和浩然正气!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尤其是在修行路上摸爬滚打这么长时间,失去这些依仗,意味着他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普通人……

    白猿回头,看着何长安有些狼狈的样子,咧嘴一笑。

    它想了想,似乎想起什么极为可笑之事,竟开始捧腹大笑。

    甚至,还跌倒在地,满地打滚的狂笑不已,这让何长安更加惊疑不定。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退出去之际,那白猿一跃而起,再次联通短暂的‘心有灵犀’:‘臭小子,是不是怕了?怕了就退出去。’

    ‘何长安:白猿前辈,此地有些古怪,到底是什么地方?’

    ‘白猿:剑山。’

    ‘何长安:剑山?什么意思?’

    ‘白猿:剑山就是剑山,还能有什么意思?你叫何长安,我问过你是什么意思吗?’

    ‘何长安:这里便是白猿前辈的隐居之地?’

    ‘白猿:不是,这里是我主人的隐居之地,他离开人间太久,我一直在等他归来。’

    ‘何长安:你主人……是哪位高人?’

    ‘白猿:你真是个笨蛋,此地既然有五棵大柳树,我主人自然便是五柳先生啊……’

    何长安一脸茫然,口中不自禁的喃喃自语:“五柳先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