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赵云柳如月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请喝酒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o.com】,精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夜。

    苍缈城繁花似锦。

    蒙着黑袍的赵公子,如一个游客穿行人影间,一路都在左瞅右看,好似是在找啥东西,找啥呢?...自是找那个像肉票的人才。

    嗯...也就是落日神子了。

    他是来报仇的,也是来挣钱的。

    他的运气貌似不咋好,走过了宽敞的长街,也未见那厮的人影儿,搞不好已不在这座城,亦或者,找了个舒服地儿,喝花酒呢?

    “我若喊一嗓子,那货会不会出来。”赵云揣手道。

    “别,老夫这小心肝受不了。”袖的云苍子有点怂。

    这座城可不是一般的城,有不少他的老相好,这若出点儿啥闪失,他就不用回家了,在这就能升天了,还是偷摸摸的搞比较好。

    “看给你怂的。”赵公子还在左瞅右看。

    绑票嘛!哪能光明正大的,他喜欢玩阴的。

    两人正说时,迎面撞见一熟人,正是藏天阁的老道,才几日不见,那老家伙的精神,那叫一个焕发,连气蕴都变的不咋一样了。

    “吸收了永恒本源血,该是得了一场造化。”

    云苍子的语气不怎么和善,颇有骂娘的冲动。

    想想也是,他与藏天老道有过节,自见不得那货好,若他恢复了,若来找这货干仗,怕是打不过他了,毕竟被困在禁区百年。

    “回头...你也给我放点儿血。”云苍子意味深长道。

    “拜个把子...还是可以的。”赵公子也是一脸的深沉。

    “瞎闹,乱辈分了。”云苍子残魂一颤,虽然大罗圣主辈分很高,但不能与这货拜把子,他还想着把这小子,招做他孙女婿呢?

    “哪去了。”赵公子还在找,挨个店铺的找。

    没办法,这里的很多店铺,都是自带遮掩之力的。

    既是有遮掩,在外自是感知不到,得进去逛一圈儿。

    “道友...逛街呢?”

    街道拐角,赵云身侧多了一人。

    是个大美女...仙雨阁紫衣女仙王。

    赵云听的微挑眉,他这浑身捂的严严实实,这娘们儿也能认出来?对,肯定认不出来了,不然大街上这么多的人,为嘛就找他。

    “嗯。”虽是亦或,赵云还是回了一声。

    “域门可还好用。”紫衣女仙王轻语一笑。

    “道友这认人的本事...果然不俗。”赵公子笑了笑,依旧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乃至石粉遮掩,对方都能把他认出来。

    “可否赏脸喝一杯。”紫衣女仙王又一笑。

    “老头儿...她啥意思。”赵云传音给云苍子。

    “吾掐指一算,她怕是看上你了。”云苍子说的颇正经。

    赵公子没有说话,一手伸进了袖子,一把抓住了云苍子的残魂,他袖子里太过阴暗枯寂,是不是该把这货拎出来...晒晒月亮。

    “别闹。”云苍子死拽着不出来。

    晒月亮也得分时候,这娘们儿可不好惹。

    赵云还在袖一阵捣鼓,差点给云苍子捏碎了。

    “道友?”紫衣女仙王呼唤了一声。

    “喝酒...也得有个来由吧!”赵云笑道。

    “缘分二字可够。”

    “回见。”

    “不若我当街喊一声...大罗圣主?”

    “去哪喝。”

    赵公子一个霸气的转身,又麻溜折返了回来。

    看吧!这娘们儿本事大着呢?怕是早已看穿他真容。

    “不走了?”紫衣女仙王笑看赵云。

    “有人请喝酒。”赵公子又揣起了手。

    “放心,我并无恶意。”紫衣女仙王第一个迈开脚步。

    赵云随之跟上,也笃定这位没恶意,若是想收拾他,早在仙雨阁,他就被拿下了,何至于整的这般麻烦,对方找他必定有隐情。

    当然...云苍子的评价也很重要。

    仙雨阁有职业道德,不做下三滥的事。

    “多年未见,她眼界这么高了吗?”

    云苍子一声嘀咕,犹记得当年,他忽悠这位时,一忽悠一个准儿,若非当年她眼界低,也不会看走眼,如今竟能看透赵子龙真容。

    想想...便也释然了。

    百年岁月太久,他被困禁区,其他人也没闲着。

    “藏在你袖之人...该是一丝残魂。”

    紫衣女仙王悠悠一笑,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赵云的衣袖。

    早在这货第一次去仙雨阁时,她就已有察觉,且还是熟悉的感觉,奈何对方有遮掩,每每欲要窥看,都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挡回。

    “他是我徒儿,遭了厄难。”赵云又一本正经的胡说道。

    这话,紫衣女仙王自是不信,他能感知出,对方的魂力远超太虚,也便是说,那至少是一尊准仙王级的残魂,那会是小辈之徒。

    赵云不说,她也不刨根问底。

    倒是云苍子,给自个的小残魂,又裹了一层石粉。

    对方认出了大罗圣主,还未认出他,他得藏严实了。

    不久,紫衣女仙王入了一座酒楼,真就请赵云喝酒的。

    赵云看了一眼牌匾,其上字迹写的苍劲有力,此酒楼老板很不凡,酒楼这么多,而紫衣女仙王偏把他带到这,多半是另有深意。

    诶呀?

    刚入酒楼,赵云便眸闪精光。

    他找了半夜的人,就在这酒楼。

    除了落日神子那厮,还有天族的圣女,他还瞧见了那三尊准仙王,都藏在暗处,方位颇佳,距离落日神子不远,是称职的护卫。

    “小子...找你很久了。”赵云一声冷笑。

    路过那方时,他还用天眼给对方做了个标记。

    待紫衣女仙王事了,再回来找这小子算算旧账。

    “进去...莫乱说话。”

    紫衣女仙王直入第九层,期间还不忘告诫。

    赵云停了狐疑,瞧女仙王这神态,便知他要见的人大有来头。

    第九层酒楼内成一界,乃一片幽静的小竹林,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打老远,便见一个白衣青年,正坐在河畔钓鱼。

    他气蕴很不俗,竟还远超女仙王,强到深不可测。

    “是他。”云苍子一声惊异,

    “怎么...你又认得?”赵云问道。

    “自是认得,他是与你师尊同辈分的。”

    “辈分不重要,是不是大罗仙宗的仇家。”

    “他早已不问世事,也懒得参与各大派的争端。”云苍子悠悠道,说了与紫衣女仙王同样的话,“别乱说话,他脾气不怎么好。”

    “我又不傻。”